1949年11月,遵义解放不久,黔北娄山一带土匪猖狂得很,单是大娄山王先华匪部就有一千余人,打着“黔北反共救国军”的旗号,盘踞在遵、绥、桐三县交界大娄山中,到处抢劫人民财产,攻打县、区、乡机关,气焰十分嚣张。

在徐昌照军由川回黔进剿穷追猛击下,王先华腿部中伤,匪徒伤亡甚大,元气大伤,只得逃遁于中寺杨家湾深沟老陇里养伤整顿,左右为难,进退不决,不时派喽啰前来板桥窥探,于是区委负责人王润恒派干部徐昌照和民主人士廖永仅(原国民党军的团长)前往王先华匪部打探虚实。

1950年10月29日,正是枫红霜寒秋天,徐昌照身藏一支小左轮,青年书生打扮,廖永仅身穿长蓝衫,头裹白帕,一路爬山涉水,步行四个多小时,到达杨家湾,只见四面山高崖悬竹木参天,若入无人之境。

他俩正往山中走着,前面丛林中突然走出两个人叫“口令”,并把枪口对准我们,廖永仅忙答“山里人”。

徐昌照一看,那手拿中正式步枪的原是镇公所乡丁王绍华,便抢上一步说:“我认识你,你叫王绍华。”

王看徐昌照知道他名字,仔细一看,红着脸道:“啊!徐指导员,你们来这里干什么,不怕危险吗?”那时他们叫接管同志为指导员。

徐昌照直接了当地说:“见你们司令王先华。”

王绍华说:“去年镇公所被打后,我们不好意思见你们,大家就跑这里混饭吃,蔡麻子和我们有十多人在这里,他们常谈到指导员过去对我们好。你们这次来,我们一定跟你们回去,我愿做工作。”

徐昌照说:“那好嘛!看你的,过去的事别提了,立功我们还表扬奖励你呢!我们这次来,就是劝王先华投诚,你要跟着做工作”

王绍华连连点头说:“指导员,我听你的,你叫我怎么干,我就怎么干,来这里,我保护你们安全。”

他们边走边谈,不觉到了匪部驻地。

在匪中队长杨少轩家,是一幢有大小12个房间的木房子,里面住满了土匪,密密麻麻挤着睡,有的赌钱,有的在抽大烟,有的调戏妇女,一派乌烟瘴气。

他们看到有陌生人来,一下大门口站了十多人,纷纷冷嘲热讽:“大概来当头目吧!”

“不,是说客。”

“要我们回去,休想!”

……

你一言,他一语,嘈嘈杂杂,徐、廖二人只顾喝茶,装着没听见。王绍华带着徐廖二人走进王先华的房间时,他和土匪“副司令”金文光正在床上抽大烟,见着他俩冷冷冰冰,十分傲慢。

廖永仅上前送上一包约二斤重的烟说:“王司令,一点小意思,请二位笑纳。”

王接过手掂了一下,指着两把椅子叫“请坐,廖永仅,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?”

廖站起说:“东风嘛!王老板(登云饭店)叫我代问你们好,区里的王领导也很关心你们,所以叫我和徐指导员前来看看你。”

王先华说:“谢谢,我腿好了,还能跑,哈哈,想叫我下山吗?”

廖接着说:“对,司令,真人面前不烧假香,说实在的,政府对我们这号人很宽大,区里组织俱乐部,还叫我负责,每天学习,琴棋书,唱京戏,川戏、热热闹闹,快快乐乐,我希望你也能一道干。”

徐昌照也接着说:“若是司令愿意带他们下乡自新,立功赎罪,政府一定欢迎,你走不动,可以给你配匹马,给你工作干,凡中队长以上的都可以给工作干,不愿的,政府发给回家安置费,分队长以下均可发回家安置费,过去的事,只要改邪归正,一律不加追究,其他士兵人员等,那里人回那里去也由政府发路费、出证明。解放全中国后,要恢复国民经济、搞建设,望大家过安稳的日子,你们在这里有什么好处呢,祸国殃民,提心吊胆,遭人民反对,那有什么出路呢?”

金文光听徐昌照说到这里,把烟枪一掷,坐起说:“你们管不了我们,老子就是不投诚。”

徐昌照站起来严肃地说:“投诚不投诚,由你自便,反正两条路由你们自己去选择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扰国殃民,政府是决不允许的,人民也是反对的。不信你们拉出去走走看。”

这时窗外门口和巷子里挤满了一群匪徒,有的说:“家里老婆孩子等我们回家,我们不干了。”

有的说:“不自新,把他们赶走,杀死他们。”

还有的说:“两国相争,不斩来使”。

“谁敢动指导员一根汗毛!”

众人七嘴八舌吵起来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王先华站起来叫大家走开,并对徐廖二人说道:“二位先到对面住下,容我三思。”

徐廖二人住下后,原镇公所的乡丁为了立功,不时悄悄前来报告情况。一会说:“蔡麻子通了,他愿带部下和你们下山。”一会儿又说:“金文光两兄弟死顽固,要注意他们搞暗害。”

这些王先华也看在眼里,于是他决定第二天上午召开中队长以上匪首会议,也叫徐廖二人参加。

先让廖永仅讲了一些客气话和自新体会,劝大家改过自新。徐昌照讲一下形势和政策。

王先华叫大家谈想法,他们争吵不休,有的拿出枪来要火拼,都被廖永仅上前劝住。

会议争吵一天,没有很大进展,可乡丁们活动很有力。

当天晚上,徐廖二人又找王先华谈了一小时,又听取蔡麻子、王绍轩、王绍华等几个人的情况和意见,鼓励他们继续作工作,并对危险分子提高警惕,暗中控制。

第三天上午,征得王先华的同意,在杨少轩院坝和坟包上召开土匪大会。土匪站立着,稀稀拉拉,毫无组织纪律,原镇公所的十多个乡丁,还像个样子,站在徐昌照身边。

会上,王先华、廖永仅追述了过去做错的事和人民对他们的关怀,号召大家要跟着人民走。

徐昌照讲了目前形势和相关宽大政策,然后严肃宣布:“凡愿意跟我们下山的,站在左边来,不愿的,可站在右边去,今天不自新,想通了,明天自新也可以。”

徐昌照的话刚讲完,金文光两兄弟、戴树臣、昌会椿四个顽固分子把匪徒就向后山拉走,王绍华举枪欲打,被徐昌照夺枪阻止了。

徐昌照说:“他们走不了,让他们去吧!”

顽固匪徒翻山不久,就和绥阳武工队打起来,被打得落花流水,跑慢的都被生擒活捉了。

徐昌照和廖永仅带下山的,有自新土匪425人,交重机枪一挺,轻机枪2挺,手枪21支,步枪250支,还有手榴弹、大刀、子弹等。

这些土匪自新后,在板桥镇学习了七天,除王先华送县继续学习外,其余分别遣送回家。从此以后,大娄山一带人民生活安定,过着太平安定的生活。

徐昌照和廖永仅光靠两张嘴就收降了425名土匪,从头到尾未费一枪一弹,甚至连枪都没拔过,创下了解放前后剿匪历史上的一大奇迹。

首页社会